首页 关于我们 杂志征订 网上投稿 文章搜索 资料下载 广告联系 English 版权声明

郎酒集团和习酒公司举行2018新春联谊会

    2月8日,郎酒集团和习酒公司跨河相约,在习酒公司举行2018新春联谊会。
    去年1月23日,茅台、习酒、国台、郎酒在赤水河畔的郎酒集团举行了一场新春恳谈,同样的“新春会”,“由4变2”的背后,其实是企业“深度互访”的体现——如果说去年“酱酒四杰”还仅仅是礼节性问候,这一次,“郎习会”就是一场“实质性磋商”。
    ●一对“老邻居”
    “隔河相望”的习酒和郎酒,本就是一衣带水、一往情深的一对“老邻居”。
    著名作家贾平凹曾这样写道,二郎镇在赤水河的这边,习酒镇在赤水河的那边,都是盆地的一半,外边有岩,河壁赭红,都是斜坡而上,像是剖开的一个苹果。
    习酒厂就在郎酒厂的对面,仅赤水河一河之隔,而这一河,就隔开了贵州和四川,赤水河犹如一条水龙从山谷中蜿蜒而出,把一块山地分成两半,二郎镇与习酒镇隔河相望。
    而除了地理位置的相邻之外,两家企业其实早有往来交流。据了解,在上世纪60年代,习酒曾多次派人到泸州大曲酒厂、古蔺县郎酒厂取经学习酿酒技艺。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德芹曾说过,“多年来无数次站在习酒厂区凝视一河之隔的郎酒。”在他看来,习酒和郎酒是中国酱酒产业中渊源最深的两个企业,双方的关系密切程度超乎想象。“在从濒临破产倒闭到进入中国白酒排名前20的企业的过程中,郎酒在技术、人员等方面提供了非常大的支持。”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也坦言,茅台、习酒和郎酒沿河而生,“茅台是中国白酒的老大哥,是郎酒学习的榜样,习酒是郎酒的好邻居、好伙伴。”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二郎镇上的很多人家里,经常出现有人在习酒厂上班,也有人在郎酒工厂里上班的情况。
    ●到访习酒, 汪俊林这次“串门”有何深意
    春节旺季,连轴转的汪俊林、张德芹又坐到了一起,这次不同寻常的“邻居串门”又能透露出什么信号?
    一个需要引起关注的细节是,这次汪俊林是带队去习酒,包括汪俊林在内,总裁刘毅、副总裁傅熙铭,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总经理助理等14人到访习酒。
    郎酒的高管们几乎是悉数到场,尽管是“老邻居”但这种“规模性”的高层互访对习酒、郎酒来说均是首次。
    有分析认为,此次汪俊林登门拜访有两层深意:一是加强合作交流,除了技术、市场之外,在公司上市规划以及更为长远的环保层面也要加强联系;二则是郎酒在“放低姿态”,通过节前走访,缓解市场层面的“火药味”。
    在本次联谊会上,习酒公司总经理钟方达表示,自去年茅台集团领导率领习酒领导班子到郎酒集团学习后,双方在生产技术、品牌建设、市场营销等方面的沟通日益增强。同时,希望未来双方能继续加强沟通,形成资源共享、竞合发展、互利共赢的常态化机制。
    汪俊林也认为,此次新春联谊的目的旨在相互学习,共同做大酱酒市场。有竞争才有进步,习酒和郎酒在白酒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情况下更要居安思危,在求“稳”的过程中实现可持续发展。同时,汪俊林也强调了赤水河对沿岸白酒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习酒和郎酒要携手致力于改善和保护赤水河流域生态环境,为酒旅一体化建设打造生态美、百姓富的人文自然环境。
    那么,为何又说汪俊林此行是在“放低姿态”,曾经笃行“群狼过处,寸草不生”的他,带这么多高管去习酒,肯定还会有更深的原因背景。
    2017年,通过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战略新定位,汪俊林直接将青花郎推向了与茅台比肩的位置,无论是产品传播、价格定位还是渠道布局都在紧紧跟随茅台,似乎也刻意与习酒、国台等酱酒“划清界限”。
    投巨资进行品牌输出,举办800多场“青花盛宴”与消费者进行互动,强化对高端酱香白酒品类人群的培育,2017年的郎酒也是“开挂”的一年,据尚未得到郎酒方面证实的数据显示,2017年郎酒的销售已过百亿。
    而汪俊林也多次在市场会议上强调,要“围绕品牌,要打大仗,打胜仗”。
    那么,2017年郎酒的快进快打和“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品牌排斥做法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刺激”到了茅台与习酒,而联想到近期在朋友圈流传的一张未证实来源但却注明“茅台中国酱香白酒,没有之一”的广告画面,确实也让汪俊林觉察到,需要到习酒“坐一坐、聊一聊”了。
    邻居之间少不了互帮互助,也肯定有针锋相对,所以,这次“郎习会”其实也是在消除隔阂、增进感情,而汪俊林此行可能还会带着“厚礼”而来。
    ●共同的话题:上市
    从习酒发布的新闻信息来看,此次双方交流最多的话题是加强沟通、深化合作,相互学习。猜测看,除了在酱酒领域的合作外,两家企业当前最大的利益共同点就是上市。
    去年12月15日,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未来五年内,茅台集团至少要有三个以上的上市公司。袁仁国第一个说的就是习酒。
    其实,习酒要单独上市的设想从2012年就有,但真正落到整个集团的规划是从2016年开始的。2017年,习酒公司提出增长20%的目标,实现销售收入30亿,并聘请陈道明做产品代言人开始“市场+品牌”的双动力挺进。
    1月24日,遵义市支持茅台集团加快发展动员大会在茅台集团会议中心举行,一份题为《市人民政府关于支持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加快发展的意见》遵义市政府20182号文件(下称意见)的报告显示,“加大对习酒公司等茅台集团子公司的上市培育力度和协调服务工作,推动尽快上市。”
    同样,郎酒的上市进程也是在2016年拉开序幕。
    2016年,郎酒集团做了重大调整,将与酒有关的产业全部整合到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全面负责白酒生产、销售及配套产业的经营,并统一管理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及各配套厂。据报道,2月2日,汪俊林在出席某活动时表示,郎酒集团或在2020年上市。
    目前郎酒内部在依照股份公司会计制度建立健全公司财务会计制度并进行相应的会计培训内容。
    此外,根据《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习酒和郎酒的IPO都可享受“即报即审、审过即发”待遇。
    目前在白酒行业内计划上市的企业有西凤、郎酒、习酒等,距离2016年3月金徽酒挂牌上市以来,已经接近2年时间没有白酒股上市,有观点认为,郎酒和习酒是下一轮白酒股上市最有希望和实力的两家企业,论区域政策支持习酒处于优势,论品牌规模则郎酒处于上风。
    或许,如何快速完成上市布局才是郎酒和习酒此次在春节前“迫不及待”互访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汪俊林此行最大的看点或许也是关于上市的“传经送宝”,毕竟,郎酒不断改革的经验对习酒来说也有借鉴意义。(江源 荐,骆佳龙 编辑)
    来源:云酒团队 2018-2-9
   

      

http://weibo.com/gznjkj

微信号:gznjkj


酿酒科技版权声明:
①凡本站未注明来源的作品均为本站原创,版权属于酿酒科技杂志社,其他媒体转载须注明来源为“酿酒科技”。
②凡本站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我们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作者,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改正。
版权事宜或内容合作请联系:njkj2014@163.com


版权所有 酿酒科技杂志社 2001-2018
电子邮件:NJKJ@263.net